【無錫市翻譯協會】28年翻譯經驗/專業級翻譯服務【無錫市翻譯協會】28年翻譯經驗/專業級翻譯服務

客服熱線:0510-88882888

首 頁»協會委員會»翻譯教學委員會

無錫市第八屆英語翻譯比賽(決賽)評析

轉自: 本站原創瀏覽: 2661發布: 2015-11-10

核心提示:黃樹生(無錫市教育科學研究院)一在全球化發展進程中的新時代,英語無疑是一種最流行的國際普通話。翻譯是一種文化的交流。學好英語,可以拓展人生視野,學習先進,增強跨文化交際能力,增進國際理解。晚清翻譯家嚴復認為,翻譯可以改變國人陳舊的觀念,開啟....
黃樹生(無錫市教育科學研究院)

     在全球化發展進程中的新時代,英語無疑是一種最流行的國際普通話。翻譯是不同文化之間的一種交流。學好英語,行走天下,可以拓展人生視野,學習先進思想,增強跨文化交際能力,增進國際理解。晚清翻譯家嚴復認為,翻譯可以改變國人陳舊的觀念,開啟民智。[1]譯以促學,譯以致用,是無錫市第八屆英語翻譯比賽(the 8th Wuxi English Translating Contest, WETC)的初衷和目的。
     WETC命題要求專科卷和本科卷統整思考,追求三個“有機結合”,即:一是語言的工具性和內涵的人文性有機結合,二是文本的規范性和譯文的開放性有機結合。三是選材的時代性和語言的經典性有機結合。從譯作試題與考生作業分析,基本上達到了組委會的命題要求。比賽分初賽和決賽兩種階段,報名和初賽由各高等院校自行組織選拔。決賽由無錫市翻譯協會(Wuxi Association of Translators, WAT)統一組織,統一閱卷,統一決定。
     本科卷和專科卷兩科的英語決賽題型相同,難度相當。總體來說,本科生的中英雙語表達水平優于專科生;兩組的“英譯中”語言呈現,閱卷者認為比較理想,顯著優于同科的“中譯英”表現;專科組的“英譯中”成績比本科組好,說明大學生對于外向型經濟動態的敏感度不高。然而,兩組的“中譯英”情況差不多,與命題人主旨有相當距離。

     在WETC決賽閱卷過程中,我們發現最突出的問題是,大學生的中英文語感欠佳,目的語轉譯(特別是中譯英)詞匯貧乏,表達能力有待進一步提高。
     大學生是21世紀的主力建設者,必須同時兼備專業知識和具備國際意識,不僅要學好國家或大學規定的英語教科書,掌握大量的充分的基本詞匯和規范表達,還要勇于在國際化浪潮中博擊。非英語專業的大學生要積極參與教育部組織的“全國大學英語等級考試”(College English Test,CET)或者“全國英語等級考試”(Public English Test System,PETS),英語專業的大學生更要努力以高品質通過“全國高校英語專業八級考試”(Test for English Majors-Band 8,TEM-8)。
     新時期的大學生們要面向世界,面向未來,積極開展海量的課外閱讀和海外的原本閱讀,善于在現實生活中自主進行自覺的雙語學習,隨時隨地通過各種媒體努力進行雙語思維。關注經濟社會的變化和發展,掌握和積累一些常用的基本術語,這是非常有必要的。如果說內地的本科生不會英譯“上海自由貿易區”(the Shanghai Pilot Free Trade Zone),那么專科生不會中譯“the National Traditional Orchestra of China”(中央民族樂團),這貌似有點兒不可思議。
     就“中譯英”試題而言,本科卷中“改革的試驗田”(testing ground for reform)、“晴雨表”(barometer)和“負面清單的實施”(negative-list approach),專科卷中“在最東最北部”(at the northeastern tip)、祖父讀詩時“微紅的嘴唇”(busy ruddy lips),翻譯精準度不到位,質量不盡人意。
     本質上說,翻譯是一種“戴著鐐銬”的寫作,譯者一定要揣摩原作的思想或情感,必須追求業界所謂“信達雅”的共識標準。目的語轉譯中如何精準地煉字和選字,可以反映出譯者的語感和智慧,其程度和形式是由翻譯目的和譯者對原文的理解來決定的。[2]專科卷“英譯中”有一句關于不同民族的個性的敘述,“reserve of the British”(英國人的矜持)、“the bluntness of the Americans”(美國人的率直)、“the reticence of the Chinese”(中國人的含蓄),挺有些許考驗大學生對于不同民族文化理解的意味。
     接受美學(Receptional Aesthetic)有一個觀點:“沒有語境,就沒有意義”(No context, no meaning.)。[3]文本的上下文和每日的新聞報道,都是活生生的真實語境。本科卷“英譯中”試題中“carbon footprint”(碳排放量),是一個計算二氧化碳的新詞,在環保主題國際活動中出現的頻度很高,譯者可通過語境線索、即通過上下文(context)來推測生詞的意義。
     此外,“中譯英”書面表達中的語法應用也是一個問題,特別是專科生試卷中。專科卷“中譯英”試題材料選自民國時期著名女作家蕭紅的《永遠的憧憬和追求》(My Everlasting Dream and Pursuit),這是一篇傳記散文名作。按常規的故事翻譯作業,“一般過去式”是自然而然的選擇,但有的學生前后混搭,甚至忘記行為動詞,以“詞段”充作“句子”,意思表達不完整,叫人云里霧里。
     縱覽WETC決賽答卷,結合評閱專家的意見,我們提出以下四條初淺的建議,希冀有益于改善大學階段的英語教學,引導一些有志的大學生優化英語學習。
     一要閱讀名家的經典。語文學習,無論是中文還是英文,作為一門學科課程,無不堅持工具性和人文性的統一,都是吸納和傳承古今中外優秀文化的重要載體。[4]除了在教師或專家指導下的精讀,學習者應該廣泛閱讀和時尚閱讀,才能達到博學而豐富內涵的目的,最終精彩自己的文化生活和精神世界。楊絳一針見血地指出有些青年人的問題“主要在于讀書不多而想太多”,建議“好讀書,肯下功夫,不僅讀,還做筆記。”[5]
     這次專科卷“中譯英”材料源自最受學生喜愛的蕭紅作品。1911年,蕭紅出生于一個地主家庭,幼年喪母。作品多取材于東北家鄉,以其敏銳纖細的藝術感受力,樸實細膩的筆調,寫出當時鄉村小鎮的閉塞與荒涼,塑造的人物鮮活可愛,風格明麗凄婉,彌漫著憂郁和感傷氣息。
     蕭紅是中國現代最具藝術才情的文學家之一,被譽為“30年代文學洛神”,代表作為《生死場》和《呼蘭河傳》。她的很多優秀作品依據中小學《課程標準》節選入編不同版本的國家教材,如后期代表作《呼蘭河傳》中描寫她和祖父一起生活的片段,分別入選蘇教版(五年級下冊第19課)、教科版(五年級下冊第12課)、人教版(五年級下冊第7課)、長春版(七年級下冊)、上海版(六年級上冊第1課)和鄂教版(六年級上冊第2課)等。選自《呼蘭河傳》的《小團圓媳婦之死》,現為高中選修《中國小說欣賞》(人教版)第11課。
     知人論世,抑或知世論人。熟悉了一個作家的人生經歷和寫作風格,無疑將有助于譯者深度理解其文本語言,準確詮釋話語蘊藉。從名家古典作品中擷取原文材料,master & classical piece,應該是高級翻譯比賽值得堅持的正確方向。
     二要關注社會的發展。時代在發展,技術在進步,信息社會的國際語言是鮮活的。本科卷試題主要是考慮到他們即將走出大學校門,取材于中國歐盟商會本年度最新出臺的《上海建議書2014/2015》,散發出油墨的氣味,可以感受機器的氣溫。這是研發生產C919大飛機的中國商用飛機有限責任公司(Commercial Aircraft Corporation of China Ltd,COMAC)朋友奉獻的非公開出版物。其中,“英譯中”語言材料,科學分析上海最新發展的投資環境,為世界資本進入遠東新市場提供決策咨詢,拓展經濟增長的新空間。“中譯英”材料關于中國政府在內地首先設立自由貿易區的經濟創新試點,有利于培育我國面向全球的競爭新優勢,構建與各國合作發展的新平臺,打造中國經濟“升級版”,利國利民。大學生與時俱進,不僅要讀“圣賢書”,還要關心“國事、家事、天下事”,不斷開闊國際視野,為畢業后走向未來做好先期準備。
     三要關注文字的溫度。作家是現實情境中活生生的人,文學作品往往來自于他們自身的人生閱歷,字里行間流出了他們的真情實感。因此,作家的語言和文字是有溫度的、有色彩的。美國翻譯家尤金?A?奈達(Eugene A. Nida)說,翻譯即譯意。他主張把翻譯的重點放在譯文讀者的反應上,即把譯文讀者對譯文的反應和原文讀者對原文的反應作一比較。[6]然而,令人遺憾的是,在專科卷“中譯英”實踐中,很少學生考慮到“我”(蕭紅)對于家鄉的感情、對于“祖父”和“父親”的愛憎。
     “我生在一個小地主的家里。”一個“小”字,表白對孩提時代“家”的回憶,用“pretty”還是“small”翻譯更好呢?或許,大多數同學們對于“pretty”的理解,早已石化為“可愛的”“小巧玲瓏”的概念。參考譯文是:“I was born into a petty landlord family.”還有,原作者對于父親的用詞是鄙視和負面的,譯者應該體悟得出:“為著貪婪”(driven by avarice),“失掉了人性”(不可理喻的無情,very unfeeling),“同樣的”吝嗇而疏遠(親情無倫,貴賤無分,長幼無序,indifference),“無情”(毫無憐憫之心,with ruthlessness)。
     蕭紅以詩人的敏感、詩人的眼光和詩人的心靈,去感受觀察體驗客觀世界,從而賦予作品以深沉的詩意之美。早在上世紀30年代,魯迅評價蕭紅寫作“充滿著熱情”,其文字“有詩的韻味”。[7]請欣賞專科卷“中譯英”試題:
 
     所以每每在大雪中的黃昏里,圍著暖爐,圍著祖父,聽著祖父讀著詩篇,看著祖父讀著詩篇時微紅的嘴唇。”
 
     這片段的文字,不是在敘述故事情節,也不是在進行情景描繪,流動著的是創作主體、一個失去母愛又缺乏父愛的女人的悲涼情緒。結尾部分,閃現一幅溫馨感人的畫面,直接感染著讀者。這里,不但有詩的意境,連語言、韻律、節奏也都詩化了。
     張培基如是翻譯,供參考:
 
     Often of a snowy evening, we children would hang about grandpa by a heating stove, listening to him reading poems aloud and meanwhile watching his busy ruddy lips.
 
     四要關注翻譯的技術。一種翻譯行為由行為的目的決定,即“目的決定手段”(The end justifies the means.)。[8]轉譯目的語時,譯者要考慮“語內連貫”(intra-textual coherence),通過增刪文字,使得譯文既表述清楚原作完整的意思,又符合譯入語的邏輯和表達習慣。如專科卷“英譯中”試題:
 
     Those peoples’ cultural backgrounds are various. All their tears express sadness and their smiling faces beam happiness.
 
     這是兩個意思相對獨立的英語單句。在不違背原文的前提下,翻譯中文時應適當增添表示轉折的連詞,使之更符合中國人的語言習慣。如參考譯文:
 
     不同的民族擁有不同的文化背景。然而,所有的眼淚都表達哀傷,所有的笑靨都源于歡樂。
 
     這種翻譯技術實現了“語際連貫”(inter-textual coherence),符合“忠信原則”(the fidelity rule),譯文與原文存在某種聯系,但并不要求譯文和原文在內容上一字不差。[9]
     一位優秀的翻譯工作者,既要關注譯文的適當性或合宜性(adequacy or appropriateness)[10],也要尊重受眾意識,考慮閱讀者的感覺,同一概念或術語的譯述應用多樣性的表達。如本科卷“中譯英”試題,在短短的300來個漢字的介紹中,“中國(上海)自由貿易區(自貿區)”這個經貿術語一共出現了6次之多,在翻譯時可以采用法定的“the China (Shanghai) Pilot Free Trade Zone”,亦可采用縮略詞“the CSPFTZ”或簡稱“the Zone”,在行文中交替出現,力避單調重沓。
     中國不能在全球化的發展進程中缺席,中國經濟要走國際化發展之路,中國文學要登上世界文壇。然而,如何“讓世界讀懂中國”,在世界上爭取中華民族更有影響力的話語權,翻譯是一個不可忽視的因素。我們必須重視翻譯,重視翻譯人才的發現和培養。無錫市翻譯協會的同仁們在走自己的路,努力為當代大學生創造成長機會。他們組織的每一屆大學生英語翻譯比賽,總能發現有發展潛力的翻譯“苗子”,這次第八屆也不例外。筆者在想:明年或者以后,是否可以進一步擴大參賽范圍,吸引社會上更多的英語愛好者參與這種活動呢?



參考文獻

[1] 韓江洪.嚴復話語系統與近代中國文化轉型[M].上海:上海譯文出版社,2006:35.

[2] 李長栓.非文學翻譯理論與實踐[M].北京:中國對外翻譯出版社,2004:12.

[3] H. R. 姚斯.R. C. 霍拉勃.接受美學與美學理論[M].周寧,金源浦譯.沈陽:遼寧人民出版社.1987:35.

[4] 中華人民共和國教育部.普通高中語文課程標準(實驗)[S].北京:人民教育出版社,2012:1.

[5] 楊絳.序[A].錢鐘書.錢鐘書手稿集?中文筆記[C].北京:商務印書館出版,2011:2.

[6] Nida, A. Eugene. Language and Culture — Contexts in Translating(語言與文化——翻譯中的語境)[M]. 上海外育教育出版社,2001, pp. 21-22.

[7] 葛浩文M].蕭紅評傳[M].哈爾濱:北方文藝出版社,1985:152.

[8] 張美芳.翻譯研究的功能途徑[M].上海:上海外語教育出版社,2005:83.

[9] Hans Vermeer, Katharina Reiss. General Foundations of Translation Theory. Germany, 1984.

[10] Nord, C. A Functional Typology of Translations, in Anna Trosborg (ed). Scope and Skopos in Translation [M]. Amsterdam & Philadelphia: Benjamins, 1997.



客戶服務熱線

0510-88882888


在線客服
中文亚洲无限乱码下载,在线观看亚洲色图,手机亚洲免费版下载